行业资讯

山东港口旗下船司进军国际航运市场,还将冲击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9-13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近日,外媒与国内港航媒体接连报道称山东港口航运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山东港航”)开通首条国际航线,正式进军外贸航运,成为又一加入国际集装箱航运市场的中国航运企业。但这一消息有误,山东港航确实于8月27日新开通青岛—釜山航线(部分船次挂靠日本港口,为日本线),不过该航线属于“半岛速航”,是山东港航着力打造的近洋航线品牌之一,山东港航还一直运营有“中韩日日达”品牌,分别有日照港、威海港、烟台港到韩国平泽港的班轮航线(含跨境电商集装箱出口快线),目前其更主要的集装箱运输业务是“山港快线”,挂靠山东港口集团旗下各港及环渤海港口群,提供外贸内支线与内贸运输服务。
 
 
外媒将山东港航的新航线与中谷海运、安通控股等内贸船公司抽调运力投入外贸对比,在外贸运价持续下跌的情况下,背靠大型港口集团的船公司不断扩张,开辟新的外贸集运航线,这一点更值得讨论。
 
 
山东港航成立于2020年3月,整合了山东港口集团旗下各港口企业的船公司及船务代理公司,其官网显示,山东港航主要从事集装箱运输及代理、油品加注及运输、干散货运输、客箱班轮运输等业务;运营14条环黄渤海内外贸支线和3条中韩客箱班轮航线;经营船舶29艘,24万载重吨/8006TEU载箱量,其中自有船舶24艘,20万载重吨/6327TEU载箱量。本次新开的航线部署船舶为广平号,是一艘多用途船舶,载箱量为629TEU。
 
 
在今年6月份的山东港口集团党代会上,山东港航党委书记赵博表示,山东港航将以“打造半岛速航、山港快线、油运巴士等航运品牌,培育建成国内一流港口航运企业”为目标,将确保作为山东港口板块业务率先在2024年主板上市;破除资源依赖、路径依赖,由过去港口航运向市场化运作航运转变,增强反哺港口能力。
 
 
在山东港航之外,长三角两大港口集团旗下的船公司走的更早更远,宁波舟山港的控股子公司宁波远洋不断升级近洋航线网络,近期已通过分拆上市申请;上港集团的控股子公司锦江航运也完成改制及更名,启动了分拆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。据Alphaliner数据,截至9月8日,宁波远洋运力为42298TEU,排第33位,锦江航运运力为35862TEU,排第37位,比起山东港航都更胜一筹。
 
 
先不谈外贸,港口集团旗下的船公司,在业务扩张中,首先可以深化干线港与支线港之间的一体化协同,连接港口板块业务,同时反哺港口箱量。内贸与外贸内支线业务更多的宁波远洋与山东港航,其主要客户离不开宁波舟山港与青岛港,而在浙江海港与山东港口各自的一体化融合发展中,又需要考虑龙头宁波舟山港与两翼嘉兴港、温州港台州港,龙头青岛港与两翼日照港、烟台港如何形成联动效应。宁波远洋与山东港航正好可以串联起干线港与支线港,达成货源与航线优势互补,山东港航2月份新开了山东港口今年首条外贸内支线“黄岛-日照-岚山”,是“山港快线”矩阵之一,预计每年可为青岛港、日照港合计贡献17.6万标箱吞吐量。今年1月份,山东港航集装箱运量同比增长66.93%,为山东港口贡献吞吐量达16.91万标箱。与此同时,山东港航还下单了两艘700TEU多用途集装箱船,预计下水后投入“山港快线”。锦江航运虽然主要从事国际集运业务,但也同时在长江流域开辟内支线物流服务,上港集团在长三角区域的布局,如独山、湖州等都有锦江航运的航线串联,向上海港喂给外贸箱量。
 
 
再来看外贸航线,港口集团下属船公司一方面可为干线港提供集散分拨服务,另一方面也通过精品航线精耕小众细分市场。随着船公司联盟化、船舶大型化趋势越发明显,大型集装箱船将更多挂靠国家干线港,减少或跳过小港偏港的停靠,这意味着干线港的集疏运压力增大,而支线港又将需要更多中转运输服务,这片市场对港口集团下属的船公司来说可谓如鱼得水。4月份,锦江航运的美西航线新增挂靠温州港;7月份,宁波远洋升级了“嘉兴—宁波—日本”航线,在原挂靠大阪、神户、东京、名古屋、横滨5个基本港的基础上,新增挂靠门司、博多、清水3个日本偏港;山东港航此次开通的日本线,也有航线途中挂靠博多港与门司港。此外蓬勃发展的跨境电商又呼唤着更准时优质的服务,对港口集团旗下的船公司来说,是打造精品航线,提高市场竞争力的良机。如山东港航与锦江航运在航线介绍都尤为强调品牌,侧重快速交货等定制化、差异化服务。
 
 
聊完了种种好处与机遇,也并非没有隐忧,一是外贸运价跌跌不休,此时进军外贸航运市场似乎已经错过窗口期;二是港口集团旗下的船公司的成长目标都是面向市场化竞争且上市,(与锦江航运收购自外部不同),从港口怀抱成长起的山东港航,在冲击IPO时也会面临与宁波远洋同样的问题,即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是否影响其独立性,换言之,港口集团旗下的船公司能否走出一条独立之路,仍待更多解答。

来自:港口圈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